社會引領 | 孫博文:兒童主任成“工”之路,我們想做點什么
2019-11-12 2217

640.webp (7).jpg

線上午餐會 13期 | 孫博文


    兒童主任是困境兒童的一線守護者,勝任這個重要的職位不僅需要愛心,也需要掌握系統的知識和能力。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有一個團隊,多年支持守護者們,致力于助力兒童主任成為專業兒童社工或工作者。本期午餐會我們邀請到研究院兒童社會工作發展中心副主任 孫博文,來與我們分享“兒童主任”的成”工“之路。


    孫博文,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兒童社會工作發展中心副主任,整體統籌中心多省兒童主任支持體系項目。朝陽區社工聯合會第一屆常務理事,7年社會工作實務經驗。先后參與策劃執行管理百余個社工服務政府購買項目,服務領域覆蓋兒童青少年、老年人、殘障人士、社區矯正人員、社區建設與發展、社區自組織培育、社工增能培訓、社區營造、志愿者管理等;服務客戶包含民政、工青婦、社工委、公檢法等系統,部分項目獲得市區各類優秀獎評。

640.webp (6).jpg

以下為孫博文發言實錄

    各位公益網校樂天行動派社群的伙伴們,大家中午好,我是孫博文。很榮幸公益網校的樂天行動派午餐分享會能夠邀請我來做這次分享,我也是咱們樂天行動派午餐會的忠實粉絲,屬于資深潛水黨。沒想到有一天能夠和大家分享我的公益經歷,希望通過今天和大家分享我的公益故事,能夠帶給大家一段不一樣的體驗。

    一次跳槽刷新的世界觀

    我之前7年一直在北京的一家社工事務所,從一線社工一步一步完成了職業發展,刷滿了社工事務所的所有職務。在擔任了2年機構主任后,我忽然覺得自己的事業和領域太局限了,于是經過了比較艱難的面試,來到了我現在的工作單位,也是我覺得一次跳槽刷新我世界觀的單位: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

    我之前對公益服務的概念還都是基于北京這種發達城市社區的服務。今年年初,到了中國公益研究院這邊開始參與基層兒童福利工作和兒童主任專業化這塊后,我走訪了大量的貧困兒童留守兒童聚集的大省。切實看到了中國還有大量的孩子沒有喝到干凈的飲用水,因為不了解政策錯失獲得救治的機會、以及大量的兒童暴力侵害的案例。這時我才發現我們社會工作密集發展的北京、上海、深圳、廣東,其實還很難輻射那些云南、貴州、四川偏遠的村落,而恰恰就是那些最偏遠的地方,是最需要社會工作提供專業服務的地方。

    所以我們這個團隊其實也是致力于,為村居兒童主任(村一級兒童工作者)提供專業化支持,通過網課、培訓、督導、信息推送等方式,為兒童主任們增能,讓他們可以科學的評估村里孩子們的現狀與需求,識別出孩子們生存環境中可能存在的風險,提供專業有效的服務給孩子們,希望通過這些努力盡可能去改善困境兒童的生存境遇,但這些東西,如果我沒真正從事到這份工作中,我可能一輩子都理解不了,也體會不到,我可能還在北京的社工機構,陪社區的爺爺奶奶們張燈結彩呢。

    我所在的部門是兒童社會工作發展中心,主要從事兒童主任的全面支持工作,包括培訓、督導以及研發各種支持工具,助力兒童主任工作專業化。說到這里,大家可能會有點好奇,兒童主任是誰。那么這個問題,要從一個故事講起。

    兒童主任的緣起

    2010年春天,時任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司長王振耀和同樣在民政部工作的高玉榮,在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共同在云南慰問困境兒童的時候,走到了這樣一戶家庭中。這個家庭為了給孩子治療疝氣,聽信了鄰居介紹去了當地一個私立診所治療,債臺高筑的同時,孩子的病并沒有治好。王司長一行問到知不知道當地公立醫院可以為孩子免費治療疝氣的時候,他們一臉茫然,原來他們并不識字,也不知道其實他們孩子的病,是可以享受政策免費救治的。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在農村并不是個別的案例,而是廣泛存在的情況。

640.webp (8).jpg

王振耀院長實地調研監督

    這次走訪極大的觸動了他們,于是回京后王司長和團隊連夜開會,認為在村居一級,太缺乏這樣一個人可以向兒童和他們的家庭開展宣傳教育和資源鏈接,把政策和福利遞送給村子里的孩子們了。于是當時民政部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北京師范大學經過多次的商討和策劃,在艾滋病高發地區的山西、河南、四川、云南、新疆5省(自治區)12縣120個村開展中國兒童福利示范區項目,探索基層兒童福利體系,兒童主任,就這樣孕育而生了。

    所謂的兒童主任,其實就是在村居選聘一位專門從事村居兒童工作,日常通過走訪入戶了解村子里孩子們的情況和需求,并有針對性的通過資源鏈接幫助他們解決實際生活當中遇到的問題。那么后來,兩位民政部的領導王振耀司長和高玉榮主任便成為了我們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的院長和副院長,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我們這項工作中來。

    實地走訪,系統性解決問題

    慢慢的,當兒童主任隊伍逐漸建立起來,我們發現確實出現了一些積極的效果,通過兒童主任的日常走訪入戶,兒童們的現狀與需求逐漸清晰,大量兒童問題浮出水面,但是我們也發現,來自村居的兒童主任們雖然滿腔熱情,但是他們往往因為不知道如何有效的為孩子們提供服務,面對一些復雜情況時,兒童主任們更是束手無策。

    我們開始接到很多兒童主任的求助,“孩子爸爸媽媽都外出打工,爺爺奶奶也管不了孩子,孩子一天天就在外面瞎跑”“最近我們村的孩子在學校被大孩子欺負了,身上全是傷,孩子找到我我應該怎么辦啊”“我們村有一戶孩子家里特別窮,吃了這頓沒下頓,你們能不能幫幫他啊”這樣的求助像潮水般襲來,我們也確實發現,兒童主任們面臨著專業知識匱乏、外部支持稀缺的現實困境,他們急需一些成體系的支持,才能夠真正有效的承擔起兒童主任的工作,成為村居里孩子們身邊的“兒童工作者”。

    正是基于這樣的訴求,我們中國公益研究院兒童社會工作發展中心便投入了兒童主任支持工作,通過一套支持體系,助力兒童主任專業化,成為兒童主任成“工”之路上的堅強后盾。

    我們在兒童主任專業化上的堅持深耕,也獲得了政策的積極回應。2016年,《國務院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國務院關于加強困境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出臺,提出了在村居設立兼職或專職兒童福利督導員;今年民政部《關于進一步健全農村留守兒童和困境兒童關愛服務體系的意見》明確的提出了未成年人保護機構、兒童督導員及兒童主任工作職責,有效地從政策層面保障了基層兒童福利體系的持續深化。

640.webp (9).jpg

項目專家為兒童主任實地培訓

    我們日常工作很重要的一個部分是實地的走訪和督導,雖然沒有長征那么艱辛,但是我們基本上也實現了上高原入深山,每天通過在各個村走訪督導幫助兒童主任解決實際困難。我們也遇到過途中遭遇山體滑坡滾石砸落、晚上趕往項目村汽車故障在深山里孤立無援,在藏區的督導中一邊插著氧氣瓶頂著劇烈的高反一邊和兒童主任開會的情況。但正是這些大量的實地走訪和兒童主任的溝通,我們梳理出了兒童主任的支持體系。

    兒童主任的三年培養計劃

    說到我們的支持體系,我們首先想到了兒童主任需要具備哪些能力,要想準確概括能力模型,就勢必先要明確兒童主任的工作職責。我們概括兒童主任的日常工作主要分為六項。

640.webp (10).jpg    根據這六項主要服務內容,我們建立起了兒童主任能力模型。

640.webp (11).jpg

    有了明確的能力模型,我們便思考如何能夠將知識和技能遞送到兒童主任手上。我們發現這樣一個實操性很強的工作,很難通過一次兩次培訓實現能力的提升。像我們學習社工的可能需要三四年的學習再結合實習實操才能對專業社會工作有一個比較完整的認知,兒童主任們因為基本來自于村民,沒有經受過系統的專業教育,他需要學習后運用到實踐中,在實踐中再反思、通過督導再強化和內化學到的知識,同時也需要不斷動態的輸送專業的工具幫助他們實現知識和技能的遞進。于是,在不斷地摸索中,我們建立起了這樣的一個支持體系,我們叫做三年培養計劃

640.webp (12).jpg

    我們通過培訓、督導、工具書等通道,將兒童主任們日常工作中所需要的知識、技能、工具輸送給兒童主任們,讓他們可以動態、實時的獲得支持。大家也會看到這是一個三年的培養計劃,那為什么不是一年就完成所有工作實現兒童主任的專業化成長呢,其實這里面我們我們也經過了大量的思考。結合著兒童主任的工作和步驟,我們以培訓為核心,梳理出了兒童主任三年專業化的成長階梯。

640.webp (13).jpg

    通過這樣的支持體系,我們在過去9年間,通過與中國扶貧基金會、愛佑慈善基金會等合作開展三年支持的試點覆蓋了12個省份64個區縣超過320個鄉鎮811個村。這里面有太多太多故事,今天簡單和大家分享一些吧。

    兒童主任小梅的故事

    小梅是我們項目區中的一名兒童主任,在和村里孩子、孩子家人接觸過程中,小梅吃過很多“閉門羹”;但更讓她憂心的是,社區里1400多個兒童中有很多不僅需要物質幫助,更需要心理關愛。

    讓小梅印象深刻的是村里一個患淋巴性白血病的孩子。他的父母經常在外做勞力,奶奶身體不好,對他缺乏照顧。為了給孩子看病,家里已經欠了幾萬元。小梅了解情況后,積極的和我們的督導老師聯系詢問介入策略,最終通過聯系村委會和當地民政部門,協調幫助他家申報了低保、大病救助,解了燃眉之急。

    然而,孩子因病休學后,開始胡思亂想,總是跟媽媽說:“不要給我治病了,花那么多錢,你們都沒錢吃飯了。”怎么讓孩子開心起來?小梅試了很多辦法,效果都不明顯。后來聽他父母說孩子喜歡畫畫,小梅就想起了培訓當中我們一直強調要發動社區資源解決孩子們遇到的問題,便聯系一名村里的高中生志愿者,有時間就去陪孩子畫畫。一天下午,孩子跟小梅說:“我長大了想當飛行員。”小梅就畫了一個很大的笑臉送給他,教他每天都要記得微笑,這樣病才好得快,實現他的愿望。漸漸地,孩子變得開朗了起來。

    后來我們和小梅做回訪,他說以前沒接受過培訓的時候,想的特別簡單,覺得只要多走動走動,日常讓孩子們來兒童之家玩就行了。但是隨著培訓的深入,她也更加了解不同年齡段孩子們的特點,可以比較明確的為自己設立服務的目標,兒童之家也從以前簡單的開放到后來她會設計很多類型的主題活動,邀請孩子們來參加。

兒童主任在兒童之家開展活動

    培訓中學到的兒童之家活動組織技巧她覺得最有用了。現在孩子們都叫她梅子姐姐,每周都會踴躍的來參加活動,她說她現在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太好了,又來兒童之家參加活動了”。

    這些數字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結果

    這樣的工作是兒童主任們的日常,在這里我也想分享一些數據給大家。

    通過我們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合作的基層兒童福利示范項目,我們的項目區在2010年-2015年中,殘疾兒童就學率從59.4%提高到84.5%,16歲前打工兒童比例從4%下降到2%,學齡兒童輟學率從5.3%下降到1.8%,18歲以下兒童結婚率(兒童媽媽)從3%下降到1.2%。

    我們還協助3550名兒童辦理了戶籍手續,為6649名孤兒申請到孤兒津貼,兒童新農合參保率從83.8%上升到99.7%,為8083名貧困兒童申請到最低生活保障,為4084名兒童申請到教育補貼,為708名病殘兒童申請到補助或輔助設備......

    這些數據一定程度上證明了兒童主任存在的價值,也成為了鞭策我們不斷前行,繼續投入提升兒童主任專業化的動力源泉。

    兒童主任的專業化仍存在缺口

    但是在見證了一些所謂成效的時候,我們依然面臨著很嚴峻的現實挑戰。一個是根據統計全國兒童主任隊伍約60萬人,但我們至今的技術支持大概人數在1萬人左右,也就是說,每60名兒童主任中,只有1名接受過我們成體系的技術支持。兒童主任隊伍的專業化仍然存在巨大的缺口。同時,我們中心因為運營的壓力,工作團隊也比較有限,憑我們一己之力確實無法回應60萬隊伍這樣一個技術支持的需求。

    所以我們一直在舉全員之力和我們的專家團隊研發兒童主任工作教材,希望那些沒有辦法接受體系化支持的兒童主任們,可以通過這一套工具書,指引日常工作。但這就說到了我們遇到的第二個問題和挑戰,就是我們沒有能力去承擔這套工具書的印刷,使得這套可以說是兒童主任工作寶典的工具書,至今仍然是電子文檔

    請和我們一起支持“孩子的守護者”

    所以其實在這里,我也很希望借助這次機會和我們樂天行動派午餐會的平臺,向大家發聲,表達幾個我們的想法。

    第一是我們號召大家關注兒童主任隊伍,關注兒童主任專業化這項工作,如果您或者您所在的機構日常會與兒童主任打交道,希望您能力所能及的與他們建立聯系,提供支持,為兒童主任提供力所能及的資源;

    第二是我們歡迎同行業相關伙伴單位和我們一起探討,如何為兒童主任專業化構建更加豐滿的支持系統

    第三是我們邀請高校及社會領域的專家學者、伙伴機構與我們共同研發課程,豐富兒童主任專業化的技術庫;

    最后我們也期待相關的基金會或者資方認同我們的使命和價值,給予我們力所能及的資源和支持

    以上就是我今天分享的全部內容,希望今天通過我的分享,可以讓大家知道我們身邊還有一群孩子們的守護神,還有我們這樣一個團隊在默默的支持這些守護神,最終讓我們所有的兒童們可以享受安全、健康、幸福的童年。

    最后,也歡迎大家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我們會在微信平臺上源源不斷的向大家傳播基層兒童福利和兒童保護領域的各類信息和資訊,再次感謝大家的聆聽,感謝公益網校的邀請,希望我們共同攜手、成為樂天行動派。

640.webp (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