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引領 | 健康養老政策逐步聚焦,地方創新舉措強化服務供給
2020-10-09 947

要點

2020年7-8月,我國養老服務業呈現出4大特點

· 中央高度重視“十四五”規劃的編制工作,黑龍江、寧夏等多省市編制本地養老服務業“十四五”規劃;

· 中央有關部門從適老化改造、智慧健康試點和人才培養多維度推動養老產業發展,共出臺7項與養老服務有關的政策文件,主要涉及老年人居家適老化改造、智慧養老應用試點、養老服務糾紛處理等方面;

· 多地出臺更加細化、更具針對性的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文件;

· 江蘇、陜西、浙江、湖北根據本省情況,重點部署養老人才培訓工作。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監測發現7-8月全國養老服務業3個創新案例

· 浙江杭州“老青互助”等多舉措推動居家養老服務,在幫助老年人獲得更多日常生活協助的同時,緩解了年輕人在杭州的住房壓力;

· 江蘇南京養老托育項目可免征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有效降低了養老服務企業參與市場競爭的建設成本;

· 山東青島家庭在街鎮一級引入具有醫保和長期護理保險定點資質的養老機構,通過家庭養老床位提供更加專業、更高質量、可負擔的失能失智照護服務。

健康養老政策逐步聚焦 地方創新舉措強化服務供給

2020年7至8月,國家共出臺7項與養老服務有關的政策文件,主要涉及老年人居家適老化改造、智慧養老應用試點、養老服務糾紛處理等方面。從內容上看,前述文件更加深入地回應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動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中提出的要求。同時,有關部門還對社區醫院建設和下半年民政服務機構安全防范做出了新的部署。

一、黨中央高度重視“十四五”規劃的制定,多省市制定“十四五”養老服務業規劃

8月上旬,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近日對“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編制和實施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是我們黨治國理政的重要方式。五年規劃編制涉及經濟和社會發展方方面面,同人民群眾生產生活息息相關,要開門問策、集思廣益,把加強頂層設計和堅持問計于民統一起來,鼓勵廣大人民群眾和社會各界以各種方式為“十四五”規劃建言獻策,切實把社會期盼、群眾智慧、專家意見、基層經驗充分吸收到“十四五”規劃編制中來,齊心協力把“十四五”規劃編制好。8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中南海主持召開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聽取專家代表就“十四五”規劃編制等提出的意見和建議,并發表重要講話。

根據中國公益研究院監測,黑龍江、寧夏、河南漯河、安徽宣城等省市在編制“十四五”民政事業規劃的同時,也在積極邀請社會力量編制“十四五”養老服務業規劃。

二、國家從適老化改造、智慧健康試點和人才培養多維度推動產業發展

此次印發的《關于加快實施老年人居家適老化改造工程的指導意見》和《關于全面推進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工作的指導意見》是在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的基礎上對老年人居家適老化改造工程提出了更為具體的推進方向;《關于開展第四批智慧健康養老應用試點示范的通知》延續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實施“互聯網+養老”行動的要求,繼續推動智慧健康養老應用的試點示范;《關于規范養老機構服務行為做好服務糾紛處理工作的意見》是我國首次出臺的關于養老糾紛處理的規范性文件,更深入和具體地回應了國務院關于建立養老服務綜合監管制度,持續開展養老院服務質量建設專項行動的要求。此外,在“構建優質高效醫療衛生服務體系”這一方向上,《關于全面推進社區醫院建設工作的通知》對社區醫院建設提出了更規范的要求。

三、多地密集出臺養老服務相關政策文件,政策方向更加細化、更具針對性

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7月到8月,我國各級地方政府共出臺17項有關養老服務的政策文件,區域主要集中于上海、福建、廣東、四川等地。其中北京、大連由于疫情形勢的變化,加大了對養老機構疫情防控;上海、江蘇進一步規范養老機構等級評定管理制度,率先開啟《養老機構等級劃分與評定》國家標準的本地化應用;福建、四川強調建立健全老年健康服務體系;安徽合肥、貴州關注智慧養老的實施和發展,借助世行、法開行資金提升本地智慧健康養老的系統化、集成化水平;福建福州、廣東佛山、寧夏不斷推進養老服務發展、體系建設和質量提升,對本地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提供政策性指引。另外,吉林推進“文養結合”,上海進一步深化養老顧問制度建設,深圳明確養老服務投資扶持政策清單,重慶印發老年健康和醫養結合的管理工作規范。

四、江蘇、陜西、浙江和湖北養老人才培養工作突出

(一)老年人能力評估受到高度重視,老年人能力評估師成為新職業

2020年7月,人社部、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發布了9個新職業,其中包括“老年人能力評估師”。根據人社部對新發布職業的介紹,老年人能力評估師是“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生活活動能力、認知能力、精神狀態等健康狀況測量與評估的人員”。至此,包括醫護人員在內,我國共有13個與養老服務相關的人才資質。

(二)江蘇、陜西養老人才培養力度突出,計劃三年培養18萬名養老護理員

近年來,全國多個省份持續推進養老服務人才培養工作。根據中國公益研究院的監測,2020年8月,江蘇和陜西出臺養老護理員培訓3年行動方案,湖北通過互利網開展養老護理員技能培訓,浙江認定首批省級養老護理員培訓基地。

2020年-2022年,江蘇省將著力推進養老護理員、養老機構負責人和專兼職老年社會工作者培訓工作,計劃培訓養老護理員13萬人,專兼職老年社會工作者6700人,對所有養老機構負責人輪訓一遍,全面提升養老服務從業人員綜合素養和職業技能。認定40家省級養老護理員實訓基地,承擔具體培訓任務。為疫情影響,各基地優化培訓方式,通過在崗培訓、線上培訓等方式,推動養老服務人才培訓提質擴面。

由陜西省民政廳、省人社廳、省教育廳和省財政廳聯合印發的《關于促進養老護理員職業能力提升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提出,今明兩年陜西省將完成5萬名養老護理員培訓任務,到2022年實現所有養老護理員經職業技能培訓后上崗的目標。陜西省已確定22家培訓機構作為省級養老護理員培訓基地,其中西安市5家,西安以外其他設區市和楊凌示范區、韓城市、西咸新區分別有1至2家,主要根據當地人口基數和老年人口規模設置。

8月,湖北省啟動2020年養老機構護理員職業技能線上培訓項目,全省1610個養老機構(含農村福利院)、9000多名養老服務工作者通過互聯網學習養老護理技能。浙江認定首批7個省級養老護理員培訓基地,其中3個是民營性質培訓機構或養老服務企業,4個是公立醫院或學校。

五、2020年7-8月養老服務業三大創新案例

(一)浙江杭州“老青互助”等多舉措推動居家養老服務

7月,杭州長慶街道開始試水“老青互助”養老新模式,即從孤寡、獨居等困難老人的實際生活情況及主觀意愿出發,調動轄區單位年輕群體的積極性,以駐家生活互助的形式,形成年輕人、老年人居家結對的創新養老服務模式。“老青互助”養老模式指獨居的老人免費給年輕人提供居住場所,年輕人則為老年人提供日常健康照看和簡單的生活協助,兩者同住在一個屋檐下,互相關懷、互相幫助。具體來看,杭州“老青互助”養老模式創新和亮點主要體現在2個方面:

第一,“老青互助”通過住房共享的方式,緩解了年輕人在杭州的居住成本壓力,為年輕人在杭州的發展提供了更加可負擔的住房條件。

第二,“老青互助”為老年人的社交與日常照料提供了更多支持性資源。相比于以往的“獨居養老”,“老青互助”模式下的老年人在白天依然可以選擇社區為老年人提供的養老服務,在晚間和周末則有一同居住的年輕人為老年人提供更多的社交和基本照護的選擇。從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獨居老年人的日常風險,降低了獨居老年人在突發情況下無人照料的可能性。

(二)江蘇南京養老托育項目可免征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

8月,南京市出臺《關于社區養老、托育、家政服務建設項目免征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的通知》。通知提出在南京市新建、改建和擴建項目中,符合《南京市公共設施配套規劃標準》等規范要求,經規劃資源部門核準,用于提供床位養老、社區養老院、社區居家養老中心(站)、老年人日間照護(日托)、老年人助餐點、0-3歲嬰幼兒照護(育兒園、親子園)服務等用房,免征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具體來看,南京這一做法的創新和亮點體現在3個方面:

第一,2014年財政部、國家發改委印發《關于減免養老和醫療機構行政事業性收費有關問題的通知》后,盡管各地多次出臺有關扶持政策、減免相關費用,但鮮有省份、城市出臺減免養老服務設施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的文件。

第二,隨著城市地價的不斷攀升,養老服務設施的建設成本也不斷增長,南京免征養老、托育項目的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有效地緩解了養老服務設施開發、運營方的成本,為更多養老服務供應商參與市場競爭提供了便利條件。

第三,此次南京市《關于社區養老、托育、家政服務建設項目免征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通知》的政策執行期為2019年6月1日至2025年12月31日,即在政策出臺之前一年多時間內建設的養老服務設施也可享受配套費返退政策。

(三)山東青島家庭養老床位破解居家社區醫養難題

2019年12月,青島市出臺《關于深化養老服務改革全面提升養老服務水平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提出鼓勵失智老人及其家屬或監護人與街(鎮)級居家社區養老服務中心簽署三方協議,當協議涉及醫療服務、護理服務、康復服務、生活照料、助餐送餐、精神慰藉、助潔助浴等項目中三個以上內容時,則老年人家中可視為“家庭養老床位”。2020年8月,青島60家街道級居家社區養老服務中心集中開業。至此,青島已建成并開業運營這類養老服務中心82處,簽約家庭養老床位4949張,吸引了40家知名養老服務品牌參與運營。到今年年底,全市將建成街道級居家社區養老服務中心98處,覆蓋全市所有城區街道。具體來看,青島市這一做法的創新和亮點體現在3個方面:

第一,青島市在街(鎮)一級引入具有醫保和長期護理保險定點資質的養老機構,建立居家社區養老服務中心;在社區一級,將原有的城市日間照料中心和農村幸福院轉型為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站。居家社區養老服務中心作為整個街(鎮)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的牽頭者和提供方,具備中央廚房、照護設備提供、康復輔具租賃、長短期托養等功能,同時,對家庭養老床位服務質量開展監管。中心對服務站實行連鎖化、品牌化、標準化運營和管理,并通過服務站簽約家庭養老床位,入戶開展醫養結合服務,改變了以往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供應商服務能力不強、服務提供不聚焦的情況,提升了社區居家養老的服務質量,滿足了失能失智老年人的照護需求。

第二,引入具有醫保和長護險資質的養老機構后,失能失智老年人的支付能力得到提升。以往由于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供應商不具備醫保或長護險使用資質,失能失智老年人的照護支出較高,對老年人及其家屬來說壓力較大,導致購買意愿不強。引入具有醫保和長護險資質的養老機構后,老年人及其家屬可以在家使用醫保或長護險,其支付壓力得到了緩解,購買意愿也得到了提升。

第三,青島是國內最早統一民政、醫保、衛健部門失能失智老年人評估標準的城市之一。在其他城市的養老服務實踐中,多個失能失智老年人的評估標準共存的局面一直是困擾各地養老服務發展的主要阻礙之一。此次青島統一失能失智老年人評估標準的做法,使得養老服務資源得到有效整合,進一步增強了老年人在獲取失能失智照護服務時的支付能力,有效地促進了更多專業養老照護服務供應商參與市場競爭、提升服務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