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機構介紹
首頁
院長專欄

7月15日,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執行院長高華俊受邀參加參加水滴籌開放日活動,并與現場專家共同討論水滴籌等大病籌款平臺應承擔的社會責任等問題。本次開放日,水滴籌首次對外公示籌款資金專管賬戶詳情,并宣布將賬戶產生的100萬元利息捐贈至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剩余利息也將分批捐贈至公益項目及患者救助。


資金公示 以透明贏信任

本次開放日上,水滴籌首次公開展示了一份由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專項審計報告,報告顯示,事務所對2020年度水滴籌在平安銀行(21.080, -0.26,-1.22%)資金專管戶進行審計,2020年全年水滴互保(水滴籌注冊主體)共籌款105.87億元,籌款人提取103.86億,退還捐款人1.66億元,尚未提取或退還的待處理金額為0.35億元。審計意見指出:賬戶如實反應了情況,提取金額、退還金額、待處理金額之和與總籌款金額相符,未發現挪用,擠占專管戶資金的情況。


與此同時,水滴籌還公布了外界關心的銀行大病求助賬戶產生的利息情況,2016年平臺成立至2019年12月底期間,用戶愛心捐贈款項產生的利息累計1000余萬元(具體數字待進一步審計后公布),同時水滴公司自行出資超過1億元,已經在期間全數用于補貼籌款用戶提現時的第三方渠道支付費用。2019年底,水滴籌停止對第三方渠道支付費用補貼,改為籌款用戶自行承擔。自2020年1月至2021年3月31日,水滴籌大病求助平臺資金銀行專戶產生利息為628.5萬元。


此前,水滴籌已與平安銀行達成合作,籌款資金將直接進入銀行主體的專管戶,與水滴籌平臺自有資金隔離,實現專門管理、專門使用。胡堯表示,水滴籌率先在行業實現“資金透明”,今后也會定期對專管戶資金和利息情況進行公示。


利息捐贈 讓愛心再循環

水滴籌當天也正式宣布,對于愛心捐款既往和今后產生的利息,將秉承原先的愛心用途,全數用于幫助大病群體。胡堯表示:“水滴籌平臺上的愛心款項本就是為了救助大病患者而存在,產生的相應利息是因為愛心款項匯聚而生,也應當用于救助困難患者,讓愛心形成循環,讓助人成為習慣。”


同時,胡堯也對所謂“水滴籌籌款1個月才能提現”等錯誤說法首次直接予以澄清,胡堯表示,籌款人根據自身需要可以隨時申請提現,從水滴籌既往看,大病患者從發起籌款到發起提現時間大約數天,而且去年8月水滴籌推出了“邊籌邊取”服務,用戶可在籌款期內根據需求多次申請提現,不限次數,也不影響繼續籌款,超過50%的籌款用戶,75秒內即可完成提現。


當天,水滴籌也將首筆100萬元捐贈至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用于“生命接力基金”開展人體器官捐獻相關的項目。據悉,水滴籌后續計劃陸續將其余利息分批捐贈至相關公益組織或用于大病患者救助及康復治療。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理事長郭長江在致辭中代表中國紅基會對水滴公司向“生命接力”基金慷慨捐資100萬元,支持人體器官捐獻事業表示衷心的感謝。據郭長江理事長介紹,中國紅基會與水滴公司在器官捐獻領域的合作始于2020年,中國紅基會聯合山東省紅十字會、水滴公益發起器官捐獻者子女助學項目,首期籌集資金200萬元,截至目前已資助63名捐獻者子女的學業開展。

嚴格風控 案例透明規范

除了通過資金賬戶透明公示直接回應外,水滴籌方面還針對外界最為關注的其他幾大問題進行了詳細回應,其中包括求助案例的發起和審核問題以及平臺對于惡意籌款案例的處理措施等。


通過講解,嘉賓們清楚了解到在水滴籌發起籌款項目的前提條件、發起流程、審核機制、監督機制以及因隱瞞或造假而觸發的懲罰機制。只有當患者同時滿足罹患大病或突發意外,無力承擔所需醫療費用這兩個條件時,才可以申請在水滴籌發起求助項目。即便滿足項目發起條件,也必須按照平臺要求上傳所需的疾病、身份、家庭經濟條件等多項材料,材料需要經過平臺的層層審核與核驗,核驗通過后方可將求助項目轉發至社交平臺,隨后接受社交網絡的驗證。


在社交驗證過程中,一旦發現求助人存在虛假、偽造等行為的,平臺會立即終止項目、調查處理。水滴籌線下團隊遍布全國,可以在醫院實地核實患者病情等情況,以及到患者居住地進行走訪調查,同時平臺與大量醫院建立了對公打款、電話核實渠道,可以致電醫院核實患者病情、治療花費等情況。


在水滴籌目前的籌款詳情頁面,每個人除了可以清晰地看到項目求助人的患病、身份、家庭資產等基礎信息以及患者的籌款情況,水滴籌也加強了“案例透明”,清晰向所有人展示籌款人資金提現申請情況、資金用途及后續花費情況等詳細情況,接受用戶和公眾監督。


專家論證 消除外界謠言

當天,多位專家還圍繞“水滴籌是否屬于慈善公益范疇、平臺資金如何更好地救助大病患者”等議題展開了圓桌討論。


北京新民社會組織能力建設促進中心主任、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平臺自律協調機制辦公室王虎主任指出:我國《慈善法》所規制的是利用互聯網向社會公開募集善款的行為,對水滴籌這類“個人救助”行為并沒有特別限制。根據自律公約2.0規定,個人求助是針對特定個人進行的贈與,不是面向非特定對象的慈善募捐,相關法律責任由發起人等相關人員承擔。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水滴籌上線以來,全面打破了行業收取一定比例服務費的規則,這種具有強烈公益色彩以及幫扶弱勢群體的經營行為,一直被大眾誤認為‘水滴公司就是水滴籌、水滴籌是公益組織’,其實這是對水滴籌的誤讀。”


朱巍還指出,不管是從商業倫理角度,還是法律規制角度看,水滴平臺這種經營模式并不存在硬傷問題。公民的個人求助本來就屬于個人權利范圍。水滴籌是利用社交平臺和互聯網技術將原先線下的求助行為提速增效,在免收手續費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完成了作為互聯網平臺對社會應履行的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執行院長高華俊表示:“水滴籌不同于政府、慈善組織,應該面向更廣泛的公眾,承擔更多社會責任。判斷一個家庭的經濟條件,應該綜合考量,只要求助人如實公布相關信息,就應當有權利通過互聯網進行求助。幫助困難家庭盡快走出困境,應該是平臺努力的方向。”


“判斷機構屬性,需要看機構是如何登記注冊的。水滴籌是公司注冊,是商業機構,不是公益慈善機構。”公益時報資深記者王勇在發言中表示,“水滴籌希望成為一個用戶高度信任的平臺,那么水滴籌就必須有高于法律規定的責任和義務,在信息的可核查、整體真實、過程真實等方面進一步下苦功夫。”


專家們的深度講解與現場流程的清晰呈現,讓外界關于“水滴籌沒有審核機制、什么人都可以隨意發起籌款、水滴籌挪用平臺資金”等謠言不攻自破。據了解,水滴籌至今已助力近190萬經濟困難的大病患者免費籌得超過400億元的醫療救助款,3.6億愛心人士支持了平臺上的大病救助項目。


作為國內領先的保險和健康服務平臺,水滴公司以“用互聯網科技助推廣大人民群眾有保可醫,保障億萬家庭”為使命,通過醫療籌款平臺“水滴籌”、保險科技平臺“水滴保”以及健康服務平臺“水滴健康”,構建了一個龐大的保險保障和健康服務網絡,提升了救急、救難的救助效率,在醫保之外形成了多條醫療資金供給的有效補充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