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機構介紹
首頁
院長專欄

導語

近期,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接受《社會創新家》專訪就即將來臨的第七個“99公益日”之際,解答如何理解第七個“99公益日”的升級迭代?在助力第三次分配、落實共同富裕方面,以騰訊為代表的企業如何發揮自身技術和資源優勢?公益慈善行業又該如何抓住這個時代趨勢?

8月30日下午,騰訊對外舉辦2021年“99公益日”啟動儀式,一年一度的公益嘉年華正式到來。


自2015年啟動以來,“99公益日”迎來了第七年。這是騰訊宣布“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戰略和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劃”后的首個“99公益日”。

微信圖片_20210907162138.png

根據發布會公布消息,今年99在配捐機制、產品體系、企業聯動、公益基礎建設四個多方面進行全面升級,尤其加強公益數字化的助力投入和對一線公益項目的幫扶。


如何理解第七個“99公益日”的升級迭代?在助力第三次分配、落實共同富裕方面,以騰訊為代表的企業如何發揮自身技術和資源優勢?公益慈善行業又該如何抓住這個時代趨勢?


針對這些問題,《社會創新家》專訪了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


圖片

1

50億投入,助力公益慈善事業



在8月30日“99公益日”啟動會上,騰訊公益宣布將投入50億元,用于“99公益日”及后續的激勵金支持、公益數字化建設以及一線公益幫扶,為中國公益事業的可持續健康發展提供助力,為第三次分配提供有力的公益技術平臺和數字能力服務保障。一周多前,騰訊宣布投入500億元資金,設立“共同富裕專項計劃”。


《社會創新家》:8月17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提出,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怎么看待中央在這個階段提第三次分配和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的參與主體是誰?各參與主體在其中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王振耀:這是中國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的一個重要經濟建設和社會建設步驟。我們之前的發展,欠下一些債,現在是時候做一個重大戰略工程來解決問題了,這是非常大的善意。中央這次十分下功夫,釋放的政策信號非常強,我們14億人口大國在當下經濟水平、當下歷史階段,從全社會范圍內做相應調整,十分有意義。


第三次分配不是劫富濟貧,更不是共富人的財產,這都是誤讀。圍繞第三次分配,政府回應、引領社會需求,對各方面政策做調整。比如中央在緊鑼密鼓修改《慈善法》,因為覺得行善不方便。總體而言,第三次分配是一個非常積極的社會活動。


第三次分配主要涉及的參與主體是政府、企業與個人。這不是一般的政治或經濟學意義上的分配,而是一個社會整體、多方力量參與的良好互動。


政府,毫無疑問要對政策環境做出調整,比如健全有關公益慈善政策,鼓勵全社會向上向善。


企業,尤其是先富人群,在家族傳承、財富傳承、社會傳承方面,也要做出規劃與調整,關注整個社會的發展,參與到共同富裕的歷史進程中。


個人,要考慮如何向上向善,如何參與共同富裕,展現我們的公益與慈善精神。比如個人要參與志愿服務,在社區展現共同治理精神,這些都與第三次分配緊密相連。


《社會創新家》:這些參與主體之間有主次之分嗎?


王振耀:不同參與主體的主次是有的,側重點不一樣。


首先是先富群體,他們要思考一個問題:擁有眾多錢財之后怎么辦?揮霍錢財行不行?為了錢財不顧一切,超越法律、道德和社會底線行不行?在共同富裕的背景下,先富的人要思考該承擔什么樣的社會責任,要過什么樣的生活,跟社會形成什么樣的良性互動。


當然我們的政府也要調整政策,不是殺富濟貧,而是建立讓社會向良善方向發展的良善機制,包括重塑公共道德與公共精神。個人也要思考自己的使命,思考自己的財富觀,是要以身發財還是以財發身。


總體上,共同富裕對政府、企業與個人都是一場大考,各個參與主體是要共同建立共同富裕的機制,本質上是一種高質量發展,底層邏輯是向上向善。


《社會創新家》:騰訊對第三次分配響應很快,投入500億設立可持續社會價值事業部,又投入500億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劃”。今年99又宣布投入50億元助力中國公益慈善事業。您如何看待騰訊這舉措,意味著什么?


王振耀:騰訊的響應很及時,做了一個很好的示范。騰訊開創了騰訊公益、“99公益日”,是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它帶頭支持共同富裕及與共同富裕有關的各類公益慈善項目,助力第三次分配,舍得拿大錢奉獻社會,并為其他企業做出良好示范,啟發更多企業與社會、國家的需要形成良性互動,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社會創新家》:騰訊這種快速響應或說示范,對其他企業會產生壓力嗎?


王振耀:肯定有壓力,但是一種正向的壓力,相對于負面的壓力,正向的壓力給企業信心,讓企業看到,如果參與到整個國家、社會事業的發展中,企業會發展得更好。


這種正向的壓力,社會會成本較小,引導企業向上向善,引發價值觀反思,將企業發展融入到整個國家大轉型、大提升的進程中。這種正向壓力,我們現在是太少,應該更多一些,助力社會向良善方向發展。


圖片

2

從“三天公益嘉年華”到“365天細水長流”



今年“99公益日”將從3天擴展到10天,從9月1日持續至9月10日,分為主題日(1日-6日),行動日(7日—9日)和感恩日(10日)。其中9月1-6日的“主題日”分別圍繞青少年成長、鄉村教育、生命救助、科技助老、共同富裕以及碳中和六個主題。


騰訊公司高級副總裁,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理事長郭凱天稱,為了攜手更多同伴參與公益,今年“99公益日”要把幾天內的密集行動,變成365天的細水長流。


《社會創新家》:“99公益日”今年新增了主題日你怎么看這一新舉措


王振耀:主題日是今年“99公益日”的一個重要的迭代升級,用主題日引導公眾關注這些特定領域的慈善項目,本質上是一種價值倡導。這些主題既是在共同富裕背景下提出的,也是國家、政府層面特別關注的,“99公益日”是把國家倡導的社會價值內化到項目中了。


《社會創新家》:今年是第7個"99公益日”,其實每年“99公益日”的規則都有所變動,回溯“99公益日”的發展、演進,背后的邏輯是什么?


王振耀:"99公益日"背后演變的邏輯,不是簡單的捐贈盛宴,而是把捐贈變成一個普及慈善意識的過程,鼓勵公眾積極地、有組織地、理性且深入地捐贈,是一個企業、公益行業、公眾與整個國家、社會深入融合的過程。


《社會創新家》:“99公益日”每年都在迭代,進化的規則也引起過爭議,但沒有完美的規則,如果跳出具體的規則,更宏觀的機制角度來看,“99公益日”是一個良性機制嗎?


王振耀:那當然,"99公益日"是一個良好的社會工程,構建了一整套機制,調動了公益機構和社會公眾的積極性,不是一個簡單的配捐,項目很有創新性和社會性,是一個豐富的社會互動過程。這樣有影響力的互聯網捐贈在全球都很少見。


《社會創新家》:建立機制,打造全球罕見的網絡公益平臺,為什么只有騰訊這一家?


王振耀:這與騰訊的基因有關,騰訊一直強調科技向善,在創始人層面可以看到企業對科技向善的重視程度。比如馬化騰、陳一丹很早便做規劃,特別是陳一丹,很注意項目設計,圍繞"99公益日"專門開過幾次座談會,聽取各方面意見,對"99公益日"的投入很多。


能創造一個"99公益日"出來,這不是簡單的靈機一動,而是動員多方社會力量,融合多領域智慧,才能設計出來的。


公益慈善具公共性,那就要突出這個公共性,企業參與公益慈善就不能自顧自地做一個狹窄的、與社會融通不夠的項目。辦社會領域的事還是要主張共同參與,多一些對話、論證,當作一個社會工程來建設,如此影響力才能輻射更廣。


騰訊公益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希望更多企業能來做些研究,并借鑒。


《社會創新家》:"99公益日"未來還有哪些發展可能性?


王振耀:"99公益日"通過機制調節、規則優化,還是應該多推出來一些有影響力的慈善項目,引導更多社會公眾參與進來。


"99公益日"不僅支持社會組織,還可以帶動企業內部其他要素參與進來。比如與騰訊新聞在內容上合作,圍繞公益項目做一些科普與宣傳,受眾不只捐錢,還可以得到知識、視野上的拓展。這是企業向善的一個苗頭,是非常好的一個趨勢。


企業要想有長遠的生命力,還是要把企業向善化為企業的一種發展趨勢,滲透到企業發展的每一個環節。



圖片

3

大顯身手的時代,各參與主體不要被動等待



今年“99公益日”除10億元總激勵金,還將投入40億元致力于中長期支持諸如低收入人群增收、欠發達地區發展等重大議題和領域,為中國公益事業的長期可持續健康發展貢獻力量,為社會“第三次分配”提供有力的公益技術平臺和數字能力服務保障。


通過進一步為國內上萬家公益組織提供“數字化工具箱”,騰訊公益將加大對公益領域數字化建設、公益項目管理水平提高、優質項目的發現和培養,在公益機構的能力和效率提升方面做中長期的投入。


《社會創新家》:國家倡導第三次分配,企業比以往更重視履行社會責任,參與第三次分配的企業數量、投入金額都比之前更多更普遍,問題是,企業該用什么樣的方式來創新且有效率地參與第三次分配?


王振耀:企業不要唱獨角戲,要與政府、社會形成一種良性互動,關注政府、社會在高質量發展階段有哪些做著不太容易但確實需要解決的問題。企業可以從滿足政府、社會雙向需求出發,無論用幾個幾十幾百億都好,會產生更大的社會效果。


比如我們的醫保,如何形成一套政府、社會和個人之間多層次的、良性的社會救助體系。這不是要大家都拿多少錢,而是多方合作。企業可以多關注這種國家倡導的社會工程,包括兒童、老年、殘疾人等方面的社會工程。當下社會轉型在這些方面遇到挑戰,企業注意這些公共服務類項目,如此參與進來會產生更大的社會效果。


《社會創新家》:具體在落地上該怎么做?企業如何捕捉到那些滿足政府、社會雙向需求的重大有社會工程意義的項目?


王振耀:這種社會工程意義的項目是需要探索的,企業在做項目之前要有社會咨詢意識,與政府、公益慈善各界人士一同研究,而不是簡單把錢撒出去造影響,要形成一套機制,將企業行善與社會聯系起來,回應那些政府暫時遇到問題需要社會支撐的需求。


企業與政府、社會之間形成一種對話互動,在共同參與的社會建設過程中煥發眾多社會要素,借鑒多方經驗構建良性機制,這樣比一捐了事更好。


《社會創新家》:騰訊這樣的互聯網企業,在參與第三次分配的過程中,社會組織之間的關系應該是什么樣子的?


王振耀:社會組織目前在社會服務各方面遇到程度不同的障礙,總體上來講專業性不強,企業應該考慮幫助提升社會組織的專業化服務能力,起到一個引領的作用,幫助產生一些示范性的機構和項目。


各類社會組織雖然在自身領域有一定優勢,但他們還面臨轉型壓力,亟需提升專業性,不是簡單停留在做好人好事兒,而是有設計性地開發項目,建立一種服務機制。社會組織就需要向騰訊這樣的商業組織多學習,多借鑒經驗。


《社會創新家》:對第三次分配和共同富裕的強調,對公益慈善行業會有什么深遠的影響


王振耀:在第三次分配和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下,毫無疑問捐款量是會爆發的。但公益慈善行業本身面臨許多問題,行業的準備很不足,所以更不能被動地在原地等待,否則新增的捐款量很可能與你沒有關系。


行業需要結合政府、社會需求,研究新的項目來回應。此外,行業要尊重捐款人及其捐款,主動與公眾增強交流互動。


公益慈善行業迎來一個大顯身手的時代,面對更多的捐款,行業要能消化得了,假如一次消化不動,兩次消化不動,幾次還消化不動,大家也就失望了。行業整個擔子更重了,要有更大的責任和進化意識,促成良性的第三次分配機制的形成。